多萝兮

阿卷:

【完美陌生人】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有人相识来往大半辈子,依然像陌生人一般互不相知;有人萍水相逢却能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正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句话送给《完美陌生人》莫名合贴。虽然这部意大利电影只充分验证了前半句,但效果已足够深入人心。

不过两小时的一餐饭,不过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类型的小游戏,不过几条短信几个电话,就能轻松摧毁几个人花费几十年建立与经营的东西。而这餐饭也终于让他们发现并承认,某些他们一直认为存在的东西原来那么虚无缥缈。世事无常,令人唏嘘。


这部电影很残酷。它将我们绝大多数人小心翼翼捂着的东西残忍剖开,一点余地也不留。

但让我觉得最残酷的地方,并非人性经不起考验之类的宏观命题,而是一个小细节:莱勒被误会是gay后,其二十多年老友科西莫的反应。

莱勒不想暴露私下联系妓女的事,于是说服佩普与自己交换手机。万万没想到却接连收到佩普同性恋人卢西安的短信及电话,彼时还没有人知道佩普是一名同志。于是莱勒阴差阳错间造成了自己是个骗婚gay的天大误会,正当百口莫辩,二十多年的好友科西莫也突然加入了这场讨伐。

科西莫从天而降的愤怒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仿佛莱勒突然曝光的性取向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情感伤害似的。他紧绷着脸来回踱步,向莱勒投去如刀似剑的目光,像是要用这目光将他千刀万剐。他们之间爆发了这样一段对话:


莱勒:你希望我说什么?

科西莫:说你该说的事。我们从小就认识,告诉我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佩普:他还是从前那个值得你信赖,能够分享一切的人。

科西莫:我不会说是分享一切,佩普。他隐瞒了一个小细节,也许他应该早点告诉我。

莱勒: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为什么?

科西莫:我们曾经一起洗澡,同床共枕。我想知道我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基佬,能不能接受取决于我,但我有权知道,他妈的。

莱勒:‘能不能接受取决于我’,听听你说了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科西莫:你知道你没说什么吗?

莱勒:我就直说吧,你生气是因为我是基佬,还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

罗科:你有点过分了,科西莫。

科西莫:好,如果你们都觉得这很正常,那就当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没事了,是我小题大做。我错了,请原谅。

莱勒:不,我才是错的那个,我错在以为我们是朋友。


你看,科西莫能接受直男莱勒,却不能接受同志莱勒,好像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我错在以为我们是朋友——原来我所以为的好朋友,他爱的只是我的角色扮演,不是我这个人。他对我这个人根本不感兴趣。角色有着特殊人设,有其特定功能,这是他愿意与我交往的真正原因。当有一天我不再扮演这个角色,人设崩塌或功能消亡,友谊就走到了尽头。

或者说,友谊一开始就不存在。


交往了大半辈子,两鬓都开始泛白,才发现彼此之间与陌生人无异。几十年老友又如何,实则你不知我,我不知你,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信任。

原来如此,原来你我多年相识相伴,到头来不过白首如新。但更可悲的是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肯轻易分手,总也割舍不下前半生的那些沉没成本。


哀莫大于心不死。电影里有话说得好:


人们都应该学会如何分手。 



更多电影推荐 - lofter链接汇总


悖悖论: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句废话,你就是起跑线,你的孩子早就输了

清水念:

亚瑟的黑暗料理的杀伤力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还有最后那个是英格兰著名的黑暗料理仰望星空派吧Σ(っ °Д °;)っ
该庆幸吗不是司康饼(虽然似乎并没有两样?)
以及果然还是阿尔小天使才能稳住亚蒂拯救众国家的味(生)觉(命)啊,差点就要西去了【擦汗】jpg
暖心的日常聚餐,表白全员!